冰糖葫芦

全职——黄叶or叶黄 only
DGM——神亚
AZ——奈因

十二年的纠缠不休(001~003)(小修)

十二年的纠缠不休

 

#与原著设定有差#
#自己斟酌#
#ooc有#
#韩叶#
#前期有反攻#
#前期均称呼为叶秋,后期换回叶修#
#消失的第九赛季#

001      
    自古云不打不相识,这是有事实依据的。
    荣耀发行第一年,韩文清就认识了叶修。要说他们的初遇,那也是从"打"开始的。
    岸谷溪地的副本,不大不小。经验不多,但是boss所掉落的装备还是有一定价值的。荣耀才开始没几个月,这种稀有装备对玩家的诱惑力不得不说是很大的。
    恰巧,叶秋的队伍和韩文清的队伍也正是在抢boss的时候相遇的。而当时,叶秋和韩文清还都不是自己队伍的主力。叶秋那儿有秋木苏作主力,韩文清那儿也有个其他角色作为主力。
     为了抢boss,韩文清和叶秋却脱离队伍自顾自地打了起来。对于荣耀来说,只要是个玩家都该知道这种场合下脱队可是大忌,两人却完全不管不顾起来,说起来这也是两人实力的体现。是叶秋先动得手,一记天击挑了过去,韩文清不想理睬,躲躲闪闪,继续实行着自家队伍得战术。
    韩文清有些蔑视对方那人,一是他连那么基本的道理都不懂,却来打团队;二是对自己的操作固有的自信。
    可对方的攻击意外的坚挺,无奈之下,韩文清也只得回击。等到二人正真打起来的时候,才知道对方竟是水平不错,和自己能打个难舍难分。原本只抱着速战速决的念头的他,如今却不一样了,铆足了劲,爆了手速,细细迎战。屏幕上的战斗法师和拳法家焦灼在一起,大大小小不同技能,闪避,攻击,绚烂一幕,若是有人站在电脑旁,都会被迷了双眼。
    叶秋的确在不折不扣地实行所制定的战术,眼看着成功越来越近,不由得咧开了嘴角,笑容越发灿烂起来。

鱼儿上钩啦!
    两个队伍的目的是抢boss,而韩文清和叶秋这样的单挑反而离boss越来越远了。韩文清思维还算清晰,下意识感觉不太对,准备回头之时,对方却乘机又攻过来,掉了一点血。
    "MD"简单的一个词包含着他内心的所有情感,可韩文清不是会说脏话的人,一切都憋在心底,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韩文清毫不犹豫,不再懈怠,猛攻不断。
    也不知是过了多少时间,对面的战斗法师突然就变了节奏----以退为主以攻为辅。韩文清明白这是个机会,丝毫不恋战,趁机直接离开,回了主战场。而原本在那里的战斗法师就这样悄无声息并且极为顺利地逃了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"啪"屏幕前的叶秋和苏沐秋击掌,以庆祝这次"简单"的胜利。
    "啧啧啧----果然还是嫩了点。"低语,也不知道是对什么的感慨。
    "boss被抢了!!!"韩文清还没到跑回主战场,队伍里就发来消息。韩文清又不是傻子,瞬间理清了刚才的一切。不语……双手垂在身侧,捏紧后又松开,再捏紧砸向了键盘,"咔嚓--"并不牢固的按键立刻报废。韩文清心间明了,这时候回到战法那里根本就没用,对方大概早就逃之夭夭了。被耍了!

    敢耍韩文清的人,叶修绝对是第一个!!
    一叶之秋----这是对方的id。
    "别让我再看见你。"默念。
    荣耀第一年,地图并不大, 两个id的相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只是不同的是,大漠孤烟对一叶之秋有仇。
    野外地图,刷小怪赚经验,是普通玩家都会做的事。韩文清看着电脑屏幕中不远处的一叶之秋,目光中隐约冒着火,周身的温度却是骤降了5度,话不多说,几个简单技能一放,刷掉了对方5%的血。也许这举动有点小孩脾气,但是放在韩文清身上,怎么看都是正气无比,再说了,对叶秋,怎么样都不为过,不杀实在是不解气啊。叶秋看着这个突然就"无缘无故"攻击自己的人,起初还没反应过来,顺手回了几招。而不远处的神枪手也是送了大漠孤烟几个技能。

几秒钟的停顿,叶修抬眼看了屏幕上的那个id--大漠孤烟,心中忽的就一片了然。停下手,也不再放技能了。
   "这位兄弟,我和你无怨无仇,你为何看到我就杀?"
   "……"韩文清没有回答,脸色不太好看,继续攻击。
   "兄弟诶!"
   "仁兄!"
   "老兄!"
    一边躲闪,一边毫不气馁地打着字,一副"我不认识你,你谁啊?"、"突然就攻击总要有个理由吧"云云的样子。总结起来----欠抽欠抽极其欠抽。
    "对了!我想起来了,兄弟是上次那个输给我们的那个团里的一位对吧!"韩文清青筋凸起。明明是对方耍"诈",但是自己却哑口无言,输了就是输了,boss被人家抢走了----这即是现实。在任何情况下,叶秋气死人的本领都处于最高级别。
    "上次的事就不要在意了,被抢boss是很正常的事。"
    "技术不够再练习就是了。"
    "兄弟,要不?我们交个朋友吧。"
    淡定----任何人看到这些话的第一反应,似乎并不是他叶秋抢了韩文清的boss一般。韩文清微微诧异,回想起对方抢boss时的行为也就释然的。这样的人,又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?无奈?亦或者愤怒?的情绪。屏幕中的一叶之秋不断地躲闪,韩文清操纵着大漠孤烟穷追不舍,猛攻,这次可没什么boss了,也有足够的时间。一叶之秋只是逃跑,也不发技能。纵使叶修操作技术再好,也不可能在韩文清的攻击下不毫发无伤,血线慢慢往下掉。 这下韩文清又不淡定了,要一个不会还击的对手有什么用?渐渐操作慢下来,对方逃跑的速度也慢下来。等韩文清不发技能了,对方也停在不远处。
    "气消了么?^ ^"
    不用说,叶秋当然记得那天的那个拳法家----大漠孤烟。打法沉稳,心理素质和技术含量肯定过关,是个好对手,随意地记下了对方的id,没想到今天真的会碰到。而且,这个表面沉稳的家伙原来内心也容易动怒。
    一句话,令韩文清刚消退的火气又噌噌地往上冒。刚想发点什么。跳出来个系统框:
    一叶之秋请求加您为好友。是否同意。
    鼠标在否上徘徊了下,鬼使神差下,最后却点了是。毕竟有实力的对手惺惺相惜,虽然对方在品德上存在着非常大的缺陷,但水平还被自己认可的,韩文清是这样告诉自己的,心中再默默盘算着:如果自己和对方认真打一场,谁会赢?说不准。韩文清的字典里可没有放弃这个词,既然不确定,那就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。
    这是网游第一年,相遇与否。
       

002
    现实or网游?
    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韩文清所操作的大漠孤烟在荣耀一区里已小有名气;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这对搭档,也早已是闻名远扬,两人凭借过硬的操作和毫无廉耻的行为,同时获得众玩家的敬仰和唾骂。
    而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的对手关系也是众人皆知的。毕竟,三天两头动不动就打一架,在那些旁观者严重绝对是"到底是有多大仇?"的反映。可话又说回来,两人偶尔又会组队下副本,深刻贯彻着"有利同享"的观念。害得其他玩家都被磨得没了脾气,看到这两人就直接躲得远远的了。清楚可知,与这两人敌对肯定是"活"腻了。
    "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"这是所有玩家心中最大的疑问。
    以韩文清个人的品性来说,不管是pk还是组队还是什么其他的活动,他都会认真对待,而叶秋那边,就不得而知了,他的下限可都是被狗吃了的,但是至少他每次都会认真地对待副本,抢boss还有特别活动一类的东西。
    说来倒也奇怪,韩文清无论何时上线,叶秋必定会在线。
    "上了?"
    "嗯。"
    "冰霜森林5人团,来不来?"
    "好。"
    "竞技场,来不来?"
    "好。"
    "等我开房间。"
    "房间号2222"
    "好,马上来。"
    这是两人间最趋于日常对话。说平淡也好,无聊也好,两位当事人可都是乐在其中,别人管不着。
    某一次的pk,以叶秋胜利告终。正常情况下,这时的两人应该都自顾自离开了,打完直接散场,这是默认的规矩。事实证明,两人的确也是出了竞技场。不过……
    "大漠孤烟。"私聊那里弹出这样的对话框。

电脑前的韩文清有些疑惑,这么多场pk下来了,输赢皆有,打完走人,下次继续。怎么这次对方却发来消息?莫非真的有什么事么?
    "嗯。"
    "那么久了,我总不见的一直叫你兄弟吧,怎么称呼?"
    "韩文清。"韩文清想都没想,就直接打上,然后enter发送。思索片刻后,又打上两个字"你呢?"
    "我?一叶之秋呗。"
    "我问你名字。"
    "^ ^一叶之秋啊。"

"对了,老韩,我今天有点事,下次再聊。"
    随后跟上的就是暗掉的头像,韩文清微微有点咬牙切齿,心情不怎么好。
    事实上,叶秋这次虽然带有下线遁的意味,但也是真的有事。今天是苏沐秋的生日,早在1个月前就说好了要好好烧点菜庆祝庆祝,苏沐橙已经满心期待了好久了。叶秋看着如此暖心的两人,终是也笑了,每个人心底都有块最温暖的地方,触动了,最最温暖最最真实的感觉。现在,叶秋的生活远没有他以前的生活要富裕,但却是苦并快乐着,叶秋很满足,至少在那一刻很满足。有时候,他真的觉得这样就好了,挺好的。
    那天之后,一切亦如平常。韩文清也有想过再问次名字,后来再想想不过是网络里遇到的人,又何必要追究到现实生活中去。自己报名字,也只是一时手快而已。

照常刷怪,照常对战,照常在荣耀、现实里相互交替着。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看似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


003
    不要相信神。神,也是会开玩笑的。
    不断流逝着的时间,一切照常进行着,不过还是略有区别的。

比如某天,韩文清突然发现叶秋突然消失了,在网游里消失得一干二净。若是要说他是怎么知道的,看着2天都没亮起的头像,自然就能猜到点了,破天荒得再去问了问与一叶之秋同工会的人他们的老大去哪了,却也只得到“不知道”3个字的回答。同一时间,消失的还有一直在一叶之秋身边的神枪手---秋木苏。

两人像原本就不存在般,没有任何痕迹。如果说是其他人,韩文清大概还会相信是临时有事不上,但就一叶之秋那个打荣耀好似吃饭的人,不打荣耀,谁会信。内心隐隐夹杂着些不安和不爽,韩文清一直把叶秋当作自己最重要的对手,而对手突然消失了,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    韩文清心情差了,他的对手惨了。虽说韩文清不是会把气撒在无关人士身上的人,但是他也不曾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撒气的彪西。他在网游里的下手一天比一天狠,爆出的装备大把大把的。

没人敢问韩文清为什么……吃饱了撑着找死么?而如果真的要说原因的话,韩文清也只会回答,他只是想找到位像叶秋那般的对手,有那么难么?而事实又一次证明,不论是从神一般的技术操作,还是从突破天际的下限来看,叶秋永远只有一个。有谁能和叶秋相提并论?

即使过了两年,韩文清和叶修只是在网游中有着那么点交集,现实里只是平行线,说不定八杆子都打不着呢。
    对于韩文清来说,他能接受这种现状,却略有些焦躁。当然,他自己也能察觉到内心的焦躁,他抵触这种情绪,又不得不去面对。正常情绪而已,没有注意的必要,他这样告诉自己。他知道自己的不同寻常,平日的冷静都有些把持不住,却又下意识地认为自己没事。他找不到影响自己的源头,他完全不知晓到底哪里出错了。他处在一种从未有过的矛盾的境界内。而那些被韩文清当作对手的人,则都在叫苦不迭,深知大漠孤烟不同以往的状态,可是这又有什么用,毕竟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杀了。
    不过后来,又有一天,叶秋回来了,回来得如此突兀,头像就这样突然亮了起来,毫无征兆的亮了。韩文清第一眼就注意到了,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准备,转眼又想着自己要做什么准备,pk么?呵。

不过,韩文清终是松了口气,至少对方没有出什么事,至少能回来就好,至少自己的对手没有消失。长久以来的焦躁情绪安定下来。从那刻起,韩文清就隐约觉察到了什么,叶秋于自己来说,意义的与众不同。
    然而,一向耿直的韩文清其实也会有想要逃的那一刻。鼠标移到亮起的头像上,犹豫了下,却终究没点下去。
    "叮---"是消息提示的声音。
    "老韩,前段时间有点事忙去了。"
    "哦。"
    "老韩,你说神会不会捉弄人?"
    "我不相信神。"
    "老韩,你觉得一个人在世的时间能有多久?"
    "从生理的角度看,80-100年"很正经地在回答。
    "唉---"屏幕前的叶秋叹了一场口气,脸色略显苍白,人瘦了一圈,手指间夹着烟,微微颤抖,烟蒂掉落在地上的瓷砖上,还冒着红芯。一个人在世的时间真的可以很短很短,短到你根本不知道怎么接受。捉弄人的不是神,是现实。现实比任何事物都要来得残酷,激得人手足无措。长吸一口烟,吐出。
    "老韩啊,我叫叶秋。"
    "老韩啊,我准备打职业比赛去了,你来不来?"
    电脑那边的韩文清盯着屏幕,他能感觉到叶秋今天的异常,不过他很明智的没有问。不管对叶秋还是对他来说,这都是没有必要的。呆滞了几秒,其实韩文清也早准备去打职业比赛了,只不过对方不见了人影,没办法说而已。
    "好"抿了抿唇,郑重地打上这样一个字,然后,点击"发送"。
    于是,叶修顶着"叶秋"的名号加入了嘉世,韩文清加入了霸图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一切都变了,一切又都没变。

 

评论

热度(30)